Catalog
StartUp 2016
Howard Shore 為指環王做的電影配樂 Concerning Hobbits 感動于霍比特人恬靜的田園生活,還有默默拯救全世界的旅程。

有些突兀,曾經刻意擱置下的寫博客的習慣重新拾起。雖然最近連續經歷階段性里程,多了卻也覺得不深不淺,但今天有些意料之外的變故,像是導火索,決定提筆了。也許此篇並不會公開太久,若屏幕前的你恰好看到,算是緣分。

個人認爲,每個人都會經歷一些與衆不同,這些經歷塑造出一種獨特。對我而言,因爲一些無可奈何的事,讓我在成人禮之後基本無法找到與我相同路徑的人,但是略顯古怪的經歷反而形成一種靠直覺來某事的習慣。本打算倒敘來講,但發現太難。

一點歷久彌新的小事,絮絮叨叨。

幼兒園時,因爲老爸職務之便,有幸成了小區裏第一個有一箱玩具的孩子,於是我有了很多朋友,加上乖巧聽話老師家長都喜歡,卻跟老爸學過一點拳擊,於是我成了小於等於我年齡的羣體裏的大姐大,我可以給他們設定級別,羣體內下級必須服從上級,否則降級懲罰,組織內人員行爲舉止獎懲同齊,可謂風生水起。後來想,其實這起源於“物質資源”和“權力靠山”,實際我並未做過多努力卻得到很多優待。

小學,有次我跟我媽說要學織毛衣和洗衣服,我媽拒絕了。因爲她說:這些事情未來並不需要做,有毛衣可以買,有洗衣機可以用,女人會有更多自由,留出時間做更值得的事。

升初中的暑假,一個傍晚,我跟老爸學做飯,我還清晰記得他在做蘑菇炒雞蛋,我問他“如果買一套房子,要多久才能收回成本?”這麼一個問題,而我直覺下一閃而過的念頭,並未得到足夠好的引導,因爲他說“不可能收回成本”。我依稀覺得哪裏不對,但也無力反駁。況且這個問題是怎麼從我腦子裏蹦出來的我都不知道,現在看大概屬於“直覺”,當然我希望自己未來的孩子,能夠在很小的年紀更多嘗試新鮮事物,思維足夠奇特,並可以有優秀的老爸老媽適時正確引導。所以我要做的事還很多。

各種玩耍這件事仍然需要感謝老爸,因爲他說自己是長子,小時候一直在努力學習維持全班第一,以至於什麼都沒玩過,成年後對任何遊戲都沒有抵抗力,他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。於是,弓箭、拳擊、玩具車、玩具槍、國際象棋、天文望遠鏡、老虎機、檯球、坐飛機、坐船,只要當時那個圈子裏可得,我就會被帶着去玩。果真,我之後雖然喜歡嘗試一切新鮮有趣,但從未沉迷過任何玩樂與遊戲。對於我所喜歡的,都可以沉下心做,比如可以伏案一整天畫畫、一整天練舞不吃飯只喝水、或者持續20小時編程。

小學時候

初中有段時間,我開始做租書的生意。老媽歷來大力支持我買書,有一天我突發奇想,覺得書櫃裏閒置這麼多幹嘛不租給同學?於是,列了書單,根據書的質量以及我喜愛的程度標價,從雜誌卡通心靈雞湯到名著,價格 從1角到2塊/天 不等,課間時候把書單傳給同學。我本擔心同學不買賬,特別是那些租金超過1塊錢的書,然而事實是,我想太多了,第一天就有大概10個人付了小額押金,因爲我說爲防止他們不還或者弄壞,他們竟然都很贊同,有人說喜歡這種方式,因爲能督促自己讀書。當時覺得有觸動,但不知怎麼解釋。現在想想,市場纔是正確的,這事一點也沒錯。哦對了,當時租下最貴的書那個同學,是我們同級裏面最早買房買車的一個,好像還自己做生意賣過紅酒,還練出了六塊腹肌。所以說,可能有些種子時期的微小差異大概在未來就會天壤之別了。

再後來,個子趕不上男生了,不僅沒辦法跟他們一起玩籃球,還坐到了教室第一排。有天自習課,物理老師突發奇想,轉身過來問我要不要參加競賽,但實際早都選完人了,我說好啊,於是我這樣奇特的去競賽了。當時好多人啊,放眼看過去覺得我第一次就能被刷下去了,但是每次都好神奇的被留下了,再後來的印象是,初賽沒有過,終賽卻是全國二等獎的水平,可是初賽沒過其實是然並卵的,於是並沒有然後。然後又有了很多競賽,也沒有然後。我還養成一個當時看不太好,但卻對我意義深遠的習慣:不做簡單的只做難的。所以,我大概也不怎麼給自己設限,一直認爲是逆序學習者,簡單的無法拿下是很正常的。

高中並沒有什麼印象深刻的。哦,放棄了古箏畫畫和舞蹈,還有個初中聽我唱過一次李玟的歌以後,就開始見到就問要不要跟着他學聲樂的老師,高考前一個月還專門來找過我,當然我是拒絕了。現在覺得好可惜… 高考那段提起的次數就很少了,很信得過和親密的朋友才知道詳情,也是我後來所有奇特經歷的開始,因爲基本不可能找到人跟我路徑相同了。

淘寶早期的店家裏大概有我一份,當時選了很久決定賣一種可以吃的韓國化妝品,況且護膚化妝本身對於女生就很重要,於是順便學了不同皮膚的鑑別分類以及應該買什麼類型的產品,比如干性、油性、混合T。我並不擔心存貨問題,只是聯繫到經銷商做渠道業務抽成。現在看來,根本就是高頻交易做市商策略搞的那點事。

開店並沒賺太多錢,沒堅持下去,因爲總要旺旺上線解決客戶問題實在是太耽誤我練舞了,當時辦了個街舞隊,扒下成品舞、選出不到10%的學員組舞隊,締造了幾個平時不起眼後來變男神的帥哥。再後來,對化妝品的理解開始拓展,給全宿舍女生根據性格特點修眉毛教化妝,把一個姑娘變得更美這事,還是挺有成就感的。期間某個學期玩了一個網遊,刷成了全區第一女戰弓,因爲升級太快一度被認爲是男生玩女號的人妖,副本組隊語音時才終得以沉冤得雪,滿級騎着限量版坐騎跑世界地圖不掉血的時候感覺真是:獨孤求敗,百無聊賴!從此手機電腦個人生活等等再也找不到遊戲的影子了。所以,現在評價我是學霸的親們一定不會了解,那時候玩遊戲的我跟現在是一樣的,只是學習永遠刷不到滿級。

另外,進了一次錄音棚,錄了一張唱片,10首曲子一天錄下來,中英日韓文都有,當然了是羅馬拼音而已,錄製的人對我一陣誇獎說可以考慮去找個公司投一下看看。然後我投了,有家公司說音色還不錯稍加訓練就行,要捧的話可以買斷當時一個連續劇的主題曲,30萬還是50萬我忘了,這麼不划算的買賣顯然我不會答應。再後來,非常六加一等等那些比賽,還有韓國SM公司的選拔,親身經歷後覺得,臺前的生活着實無聊,明白自己更喜歡幕後角色和沒有名字的二號位置。畢業後,直接去了一個韓國舞隊給藝人做伴舞,那段時光很難忘,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訓練,可以只喝水不吃飯,可以跳funky累到1秒鐘倒地的日子。然而,在給“溫嵐”伴舞的前夕,右膝勞損了,醫生說不適合繼續跳舞。現在看,感謝年少時狂妄,至少爲我所愛放肆努力。

進遠洋那段開始變得更有趣了,找了些資料查高管團隊,直接找到管事的HR,幾次電話追問,進了。經歷了從被客戶訓哭到後來訓客戶的蛻變,經歷市場低谷依然做了銷冠,訓練出售樓處被砸的同時帶着客戶簽約的穩勁兒,習得拉客戶一把後來升級成鐵桿朋友的過程,還有即使被小人算計依然清醒自己要成爲怎樣的人,這些都是我所享受的成長。因爲電話和會面加起來大概帶了4000組客戶,好玩的事情太多了,一時難以闡述。現在看,做事要先有立場,對事情發展有判斷,再決定說話的尺度;工作中不要站隊,工作和生活分開,避免辦公室戀情,在任何情況下做好手邊事,同時留意自我發展。說起來很俗,但是真的。特別是現在進了創業公司。

後來學了點皮毛,考了幾個證,就跳去做紅璽臺策劃了,因爲要做整合營銷,於是學了些奢侈品,開始經常接觸奢侈品牌和豪車分銷商,多了覺得也就那樣,創辦了個紅酒雪茄吧,爲了進貨稍微瞭解了點相關知識,但因爲不喜歡紅酒後來都忘了。客戶都是富豪和富婆,私人訂製活動是段少有經歷不錯,公司給你錢來創造讓客戶滿意的高端氛圍,但有些客戶的確扼殺廣告人的創意……這兩段是我僅有的地產行業經歷,要說成長,除了上面說的那些,大概還更激發了我想要開拓眼界的慾望,因爲總能看到隱形階級的內在外在影響。層次,這件事可以寫一篇文章。然而前面的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當年爲了做銷冠做豪宅策劃,對全北京普通住宅豪宅和貸款運作方式的積累,有了個小窩。

紅璽臺 EOTHEN

關於轉行,因爲住宅市區用地只有高端項目,實際上豪宅就市調時候的那麼幾家,普通住宅和別墅離城區太遠,顯然無法滿足我下班總要去學英語的時間表;商業地產在投放使用後的價值曲線基本依賴於物業水平,顯然我是不會對物業感興趣的;建築設計那是另外一個坑,高低端水平懸殊極大,像豪宅項目的設計師對於空間的使用的確令人歎爲觀止,而像遠洋當年的經典戶型圖基本是直接被各個項目拿來主義,兩者間有難以逾越的鴻溝,其餘並不瞭解太多也不再贅述。

於是,我在家的點點上爲中心,1.5公里爲半徑畫了一個圈,進了一家期貨公司。看起來好像轉行了,然而剛開始看大宗商品的時候,我的內心是糾結的。從一個天天跟千萬級客戶、Prada、哈雷摩托、捷豹這種打交道的狀態,突然開始看玉米大豆螺紋鋼,雖然體量實際更大。大概有半年的鬱悶期,找很多朋友聽取意見,考CFA參加討論會考慮讀書等等。也因爲這段鬱悶尋找方向的時期,得到一次去灣區的機會,三藩、Berkeley、Google、Stanford、認識新朋友、接觸比特幣,像是被科技感洗禮的旅程,回國我決定開始學編程。

2013年1月26日 Google 總部

寫了這麼長,終於要再次進入重點了。大方確定以後,繼續尋找細節就變得有趣很多,CFA備考過程直接讓我明白,我是有多麼不喜歡 Accounting 而喜歡 Quant,大概2013年在S學校上課那天,我跟同學說餐卡我會回來用完的,他們是並沒有迴應我的,以及我跟我媽說S的計劃時,對於一向大力支持我的她只是附和了一下,內心是並不相信的。但其實我也沒想太多,我是不刻意設限自我的。

Morgan Stanley Beijing Office

再後來拿到SUID開始上課了,一年後成績還算滿意,神奇的裸考了個證,然後跳過商品分析師階段直接轉股指了,爲此還有些小波瀾,並無大礙不想再提,然後又入了大摩的培訓,一段有意思的經歷,培訓原本有四個方向:期貨、股票、期權、高頻。我顯然是第一眼瞄定期權,然而在選組的最後一秒,因爲考慮同期S的算法課,鬼使神差的選了高頻組。從名字上就猜得到,高頻組是異於其他三組的,背景多是EE/CS,略顯自然的,高頻組導師和我是僅有的兩位女性,高頻課題又分爲高頻算法交易、做市商策略,而做市商策略只有我們一個組在做,四人組分爲機器學習和存貨管理兩支,會跟紐約開電話會議,小組寫作和階段彙報。這期間對高頻交易食物鏈有了初步認識,也因爲這段經歷湊巧在現實生活中結識了“被約談”的那類人,讀了市面上質量殘次不齊的各種高頻交易、dark pool 相關的書,經歷政策打壓,看民衆瘋狂,市場冰火兩重天。

2015年8月21日 MS Final Presentation Day

再後來定了美國行程以後,卻神奇的進了創業公司。實際上,有陣子關注了兩個創業公司,關注現在這個公司已經有一年時間,因爲對於量化平臺做策略開源這種想法持有一定懷疑態度,畢竟策略利潤空間有限,多者入而利薄,直到較近某次面談,發現公司模式轉變,目標客戶區分開,橫向是我所認可的分析工具平臺,縱向是我想要加入的量化私募,恰巧有高頻組,聊了幾次高頻做法和問題,入夥了。團隊很贊,運維 Oracle/Sogou/電信,前端 阿里大數據,策略 百度深度學習,以及對面做互聯網平臺的背靜不詳。高頻策略是在第一週就可以溝通改情景了,然而系統適應了一個月還沒有完全吃透,以至於現在邊讀書,邊補刷幾種編程和數據庫語言。

Amtrak System

灣區這段時間,輪軸轉找幾個計劃內的方向課程,AI、Robotic、MSE、CME、參加Seminar、跟Minerva的小姐妹重聚,現在已是精簡清晰,很有收穫。一次芝加哥行,更是最爲難忘的經歷,像是做了最想做的跟那裏有關的一切事。做爲一個勵志做衍生品的孩子,對貿易中心和衍生品聖殿有着天然崇拜。回程選擇 California Zephyr 是因爲 Amtrak 系統以芝加哥爲中心延伸向全美國八條鐵路中 Zephyr 據說是最美的一條,50小時的車程,在餐車遇見讀物理Ph.D做機器人的,熱心給我講他們的 Graph Programming Language 是怎樣不同於一般編程語言;一大隊出來旅行的夫婦們逗比談天;一對美如畫的男同性戀;一個紋身師;一個會四五種語言的加州姑娘,從紐約一路做到三藩,我當時直接給她推薦了西伯利亞大鐵路!Zephyr 從Colorado開始跑了一天的山景,Salt Lake City 開始飽覽四季,從暴雪到豔陽天。

2016年1月13日 Lake Michigan - Painted Rocks on the Lakefill consists of a Peninsula

馬上要回京歸隊了,幾個小時前聽說公司董事層的新決議,一氣呵成寫了這麼一篇。說不上是階段性的,但是有些變化大概是內心種子的萌芽,有些破殼而是不必擔憂外界的壓力的,一切看起來天馬行空,而又有章可循。很喜歡自己的直覺,這麼多年後也終於開始享受自己背景的“古怪”,每一步令人難以理解的選擇,在不遠的將來都是回味無窮。

願我們都能找到並享受自我的獨特。👣

RoboticBarbie
@ Palo Alto
Jan 25, 2016

Author: Eva W.
Link: http://evawyf.com/2016/01/25/StartUp2016/
Copyright Notice: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licensed under CC BY-NC-SA 4.0 unless stating additionally.

Comment